回道禾實驗學校首頁 道禾實驗學校家長專區 道禾實驗學校教職員工專區 道禾實驗學校聯絡方式 回道禾實驗學校首頁
 
  天然染色研究專家用心愛台灣的詩人兒童藝術教育之我見:林懷民
     
 
     
 
 
  人文圖像.用「心」愛台灣的詩人:路寒袖    
 

 

【用「心」愛台灣的詩人】

專訪路寒袖
採訪/曾國俊.整理/盧慧真

 

若是臥倒
請將軀體緊緊地貼近地面
仔細端視泥土的顏色,以及
每株野草的情性
或許你將驚訝
驚訝我們握持了二十年的筆
竟然還未在豐腴的土地生根

-節錄自<聽說你也入伍了>

 

路寒袖,本名王志誠,五歲時喪母,在祖母的撫養之下長大,與祖母的感情深厚,因此在他的詩中有許多描繪祖母形象的詩作。就讀高中時代,與同好共組「繆思社」,同時亦開始投稿,文章屢登於報紙副刊。高中畢業後,因緣際會認識了前輩作家楊逵,並獲楊逵同意住進東海花園,這短暫的與楊逵生活的經驗,關鍵性地影響了路寒袖往後的文學風格與走向。就讀東吳中文系期間,文風開始觀照生活、社會現實。曾任教師、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撰述委員,現任台灣日報副總編輯兼藝文中心主任、文化總會副祕書長等。

高中時期的路寒袖,大多聽的是英文流行歌曲,直到某晚在一自助餐店吃晚餐,聽到了台語老歌〈流浪到台北〉,霎時勾起了路寒袖的童年生活記憶以及骨子裡對於這片土地的濃烈情誼,竟聽得路寒袖潸然淚下,至此,路寒袖開始關注台語歌詩。尤其是KTV歌唱文化已成為當今普羅大眾最通常的休閒娛樂方式,然而流行音樂的歌詞卻跟不上這個潮流,歌詞內容多半都是「超現實」、與生活脫節。因此,路寒袖致力於台語歌詩創作,連年獲得金曲獎最佳作詞獎,以及金鼎獎最佳作詞獎。路寒袖笑著形容自己是個比較「韌命」(台語)、草根長起來的人,對於這片滋養他個人以及文風成長的土地有著濃厚的情感。

與路寒袖約好採訪的那天早上,我們一行人停好車,待要步入約定的無為草堂時,遠遠便望見一位身形瘦削的身影背對著我們鵠立在大門口前。等到坐下來與路寒袖面對面進行訪談時,些許花白的髮絲、米白色的襯衫、微微捲起的袖子,勾勒出一位具漂泊不羈形象的詩人作家。

從「根本」做起的教育

對於這樣一位長期投注心力於本土認同議題的作家,談起當今的教育現象,路寒袖自有一番獨到而犀利的見解:他認為目前是看不到屬於台灣自己的教育方式的,缺乏台灣主體意識的教育。所謂的主體意識不是泛政治的,而是以土地、以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所建立起來的。台灣這四百多年來可說是一頁滄桑的被殖民史,一個個朝代、政權的更迭移轉,站在統治者、殖民者的角度來看,理所當然地就是要消除其中的民族性,到了國民黨,這幾十年來也都是「去台灣化」的教育方式。試卷上,學生可以輕易地答出大陸幾大條河流由北而南的排列方式,卻答不出台灣有哪幾條溪流;有大學生不知道鵝鸞鼻是在台灣的最南端,還以為是在台北的旁邊。不熟悉本土的歷史背景、文化淵源:住在美濃的大學生,不知道美濃有個出名的先輩作家鍾理和,還有鍾理和故居成立的鍾理和紀念館;文學院裡多的是不認識楊逵、賴和、呂赫若的學生。

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之下,我們看不見屬於自己教育的主體性,如果從教育根本做起,不以政治因素、不以意識形態作為選舉的考量,即使失去政治的舞台也無所謂,有了這樣的想法,純粹地從教育著手,教育才有可能革新,才有可能培養出具獨立思考的新一代,而不是只被老師、政黨牽著走。路寒袖認為,台灣現在很悲哀的就是很多人都說愛台灣,不管什麼人都愛發表意見,但發表的意見都是跟著電子媒體,跟著潮流,缺乏自己的想法。

回歸本土,重視在地文化

反觀路寒袖提到前些時候到印度馬德拉斯參加一個詩的研討會,主辦單位特地送給每位與會者一尊該省最有名的詩人的塑膠製胸像,路寒袖將這座胸像放在隨身的包包裡,等到了機場登機前的行李檢查時,原本不苟言笑、表情僵硬的女檢查員一見到包包裡的詩人胸像,態度立刻為之丕變,笑嘻嘻地跟路寒袖握手致意,說他這個禮物選的很好。令路寒袖驚訝的是一個公務人員竟然那麼熟悉他們本土的作家,而且態度是這麼的恭敬、尊重。吳晟在編寫台灣文學讀本(按:台中縣出版)的序文時提到他的姪女移民中南美洲,某一年暑假回來台灣,吳晟看見她在讀聶魯達的詩集,原來是她們學校規定的暑假作業,要讀幾本本土作家的書。

印度或者是中南美洲國家的經濟發展程度皆不及我們台灣,但是對於推動、發揚本國文化所做的努力,我們卻遠遠不及他們。現今教育中,路寒袖認為只看得見語文教育,卻沒有文學教育,雖然現在的教科書中漸漸有台灣文學的作品,但是不論選取的是散文或新詩,都只在教學生字音、字形、字義的辨異,沒有帶領學生深入去領略、欣賞文章的美。也正因為如此,前幾年路寒袖便與吳晟一起編寫《台灣文學讀本》,並且由台中縣政府分梯次邀請各校老師參加講習,了解如何帶領學生欣賞文學。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出發點,希望能像漣漪般,讓這個效應擴散,每個縣市都能如此做,慢慢地了解台灣文學,進而了解全世界的文學。

所謂的國際化不是全盤西化,國際化是能夠發現更多元的特色,發現每個族群、每個國家都有不同的文化,有自己的主體性、獨特性。不要只是一味地學習日本、歐美,這些地方的文化產業、特色比模仿者更具在地性、更豐富,怎麼可能吸引外國人來台灣參觀、遊憩?

玉山學-認識台灣

「玉山學是我提出的,因為我認為大家都說愛台灣,可是就很少有人用『心』愛台灣。愛一件東西,愛一片土地,愛一個人,不是用說的,是要從內心產生出來的,才會有感情,才會珍惜。要先親近,要先了解,才會產生愛。」

所以路寒袖認為真正地愛台灣,便要從認識台灣開始。會選擇登玉山作為開端,有以下幾個原因:首先,玉山不僅是台灣最高的山,也是東北亞最高的山;玉山的山貌雄偉壯麗;最後,登山本來就是一項很好的運動。誠然現在登玉山的相關活動很多,但都僅僅限於攀登而已,路寒袖認為這樣的爬山只有運動的效果,應該要從生理層面提昇到知性的心理層面,這樣才會產生愛、感情。因此,在路寒袖所規劃的「玉山學」活動裡,學員正式登山之前,得先上八堂十六個鐘頭左右的課,課程內容包括:國家公園的認識、玉山的地質、地形、動物、植物、生態、玉山的族群(布農族)、登山常識等等。等上完這些課程,對玉山有基本的了解之後,再去實際地攀登玉山。

作家詩人登玉山

因此,2001年第一次的詩人登玉山活動在文化總會中部辦公室成立後,順利地展開了,這次的活動並沒有登上玉山主峰,近二十位的詩人們進駐塔塔加的鹿林山莊三天兩夜,在附近的棧道漫步、細細賞味高山瑰麗磅礡的美感,下山後每位詩人各賦詠玉山詩作一首,加上前人的傳統詩作二十首,集結為《玉山詩集》,為該年的玉山學活動留下感性的、雋永的作品集。

由於第一年的活動獲得熱烈的迴響,第二年文化總會中部辦公室一推出這個活動,儘管已增加至四個梯次的登玉山活動,仍然在短短幾天內便報名截止,向隅者眾。這次的規劃,則改為邀請散文作家登玉山,而且這次作家們就真的登上玉山的主峰了。此次的寫作方式改而以散文的方式抒詠對玉山的感受,加上一般學員的作品,大概三十篇左右的文章,陸續刊登在報紙中,目前也正編輯成冊,希望往後都能用不同的方式,為每年的登玉山活動留下文字的紀錄,也讓「玉山學」可以廣為流傳。

群山繚繞中的成年禮儀式

路寒袖說,從前在日據時代,日本老師也帶著台灣的學生爬玉山。日本人伐樹,樹頭會留至及胸,以保護這片山林土地,台灣的林務局、山老鼠卻因為樹頭比較值錢,連樹頭都砍了,所以現在土石流的問題很嚴重,一個殖民政府可以做這到如此,反觀我們卻都沒有。在路寒袖的構想裡,因為台灣的地形多山,或許可以在山上舉辦成年禮的儀式。路寒袖認為現在的成年禮是很奇怪的現象,不是拿水球砸校長、主任;就是仿古禮,舉行弱冠的儀式。可是路寒袖認為成年禮應該是要跟土地、社會相關的儀式,屬於自己的方式,如此文化才有累積、才有變化。這並不是與傳統割裂,中國文化之所以博大精深、具豐富、多樣性便是因為每個朝代都有特色、特殊性。以中國文學史來看,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等等,每個朝代都有各種形式的文學作品,並非拘泥傳統,沒有創新。爬山的過程中可以讓學生鍛鍊體能,了解生態,體會人與自然的關係,這些都是可以在實際生活的過程中體會,而非只是課堂上傳授的平面知識。到了山頂,讓學生談談他們對自己的期望,像是與天地宣示般,甚至做成瓶中書,寫下自己的願望, 10年前在山頂對自我的期待,10年後回來印證,那種複雜的情感,對個人的生命的意義,是非常值得珍惜的。

享受孤獨

「人除了要能夠調適孤獨外,更高的境界是去享受孤獨,爬山我覺得最能享受孤獨的感覺。」路寒袖如是說。雖然是一大群人在爬山,但真的如同俗語所說:「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是對自我負責最好的方式。路寒袖印象最深的就是天地之間只有你一個人的那種孤寂感覺。在高山之上,天地間只剩下兩種聲音,一個是風的聲音,另一個是自己喘氣的聲音。爬山的過程中也可以重新思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爬山的人都會察覺,山上所見幾乎盡是良善的人,人性中善良、分享的那一部分全甦醒了,若有危難,大家更會無私的互相幫忙。若在都市中,過度的都市化,冰冷的疏離感,失去了那種溫暖、互助的情誼。

土地認同-台灣學

路寒袖構想中的玉山學,不僅是帶領著一小群人爬玉山,而是擴散開來,變成一種全民運動,最終目標是土地認同。土地認同有很多的方式,爬山是一種,溯溪亦是一種方式。從下游到上游,透過溯溪的過程,讓學員觀察兩岸聚落、族群、經濟型態的差異,從福佬人、客家人到原住民;看到地形、生態的改變,從平原、丘陵至高山。領略了這片土地的美之後,才會用「心」真正地愛台灣。

因為台灣特殊的歷史背景,使得這片土地一直擺脫不了悲情的宿命。統治者只想從這座島嶼掠奪可用的資源,而不思用心經營擘畫,使得從前擁有「福爾摩沙」(葡萄牙語,美麗之島之意)美譽的台灣島,變成今日充滿利益糾葛、權利鬥爭的角力之島,政治上流於意識形態、族群問題之爭。這些都會牽扯到政治因素,只要一牽扯進政治漩渦中,便很難堅持初衷、發揮理念,這也是路寒袖堅持留在民間做事的原因。也許在尋求資金奧援上常會面臨困難,但是比較能夠不受羈絆掣肘,雖然可能影響力不若公部門主導的來得大,然而只要有一個出發點,就如同路寒袖現在大力推行的玉山學與台灣文學讀本一樣,慢慢地會造成一股效應,影響點就會擴大了。

時間是一塊強力的明礬
正沉澱我們眼前的灰黯
只要我們耐心的奮戰
世界依然要回到我們的手掌
-節錄自<海,那裡會沒有風浪>

他以一顆熾熱的心觀照台灣,用詩歌創作抒發對這片土地的愛與期待,為了讓這塊土地有著更美好的未來而努力、奮鬥。從路寒袖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中生代作家對於這片土地的期望。

 

   
 
 
 
 
  .台中 地址:中市大墩18街19號 電話:04-23259298 .新竹 地址:新竹縣竹東鎮中興路四段589號 電話:03-6116699 網站地圖 | 環境與設計 | 工作機會  
  COPYRIGHT © Natural Way Children`s School. ALL RIGHTS RESERVED